首页>头条 > 正文

姐姐都涂的梵蜜琳是贵妇膏,还是滑铁卢?

中国新闻网 2020-07-14 10:54:13

“无惧年龄就要赢,姐姐都涂梵蜜琳。”

这个夏天,综艺节目《乘风破浪的姐姐》带给大众的不仅有“洗脑”主题曲《无价之姐》和众多热搜,还有梵蜜琳这句极具存在感的广告语。

“追着综艺,‘姐姐都涂梵蜜琳’,突然好奇梵蜜琳到底是个啥,结果一搜,我买不起!告辞!”

价格叫板大牌

被梵蜜琳的价格劝退的消费者不止一个:“贫民女孩不配拥有,枉我一直以为是杂牌”,“人家都标了‘贵妇’产品。”“有这个钱买SK-II,买海蓝之谜(La Mer)不香吗?”

梵蜜琳冠名《乘风破浪的姐姐》视频截图。

梵蜜琳的价格到底有多“贵妇”?该品牌官网显示,40g的贵妇膏价格1200元,150ml的贵妇润肤水价格为520元,40ml的贵妇精华液价格为920元…

“这定价是在叫板一线大牌。”平常热爱美妆护肤的一位消费者做了价格对比:雅诗兰黛的小棕瓶精华露,50ml的官方指导价850元;SK-II230ml的神仙水价格1540元,其50g的大红瓶面霜价格860元;被时代周刊评为“奢华中的奢华”的品牌La Mer,其30ml面霜的售价也才1520元。

另外,与诸多化妆品品牌赠送小样不同,梵蜜琳的操作是,将小样作为入门装产品单独出售:20ml修护乳液130元、8g明星同款贵妇膏290元、5ml修护精华液320元。

“这主要是为了方便客户先试用产品,客户真正体验到产品的好,比较了解产品,将来代理也会比较有说服力。”梵蜜琳的一位经销商向中新网解释,小剂量包装是为了降低使用门槛,“我们品牌是香港的,定位属于中高端,门槛会比其他品牌要高一点。”

“贵妇”人设崩塌

没多久,就有人扒出梵蜜琳的“香港身份”有问题。

天眼查显示,梵蜜琳2015年在深圳注册,注册资本1000万人民币。2017年,该公司将注册地址由深圳变更至广州。2019年,公司股东由原来的詹晓健等四人变更为广东广妆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家公司。另外,梵蜜琳没有显示出港资背景。

“梵蜜琳的牌子是香港注册的。因业务发展,于2015年授权大陆广东Thanmelin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为品牌生产总经销商。现目前国内产地为广东、湖南。”梵蜜琳的客服回应称。

梵蜜琳官网产品展示图。

目前,梵蜜琳官网里,没有起源于香港的字眼。其官网显示,广东梵蜜琳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集品牌策划、品牌推广及营销于一体的化妆品集团,主营高端护肤彩妆产品,总部位于广州。

这还没完,“微商梵蜜琳借节目火了:代工厂加工,贵妇膏230元能买2斤!”的消息,让“微商”“贴牌生产”成为梵蜜琳身上挥之不去的标签。

梵蜜琳对此回应称报道有误,媒体报道中店铺的工厂并非梵蜜琳代工厂,二者仅公司名相似。并发出律师声明,劝告发布及转载不实内容信息的相关媒体立即删除相关不实文章。

面对众多负面消息,也有人为梵蜜琳叫屈:“感觉梵蜜琳真的挺惨的,是微商没错,但是不是‘三无’产品,‘三无’怎么可能过得了广电审查。”

不过,梵蜜琳未披露过关于产品研发投入的其他内容,委托代工厂加工产品也是事实。中新网通过中国药品监管APP,在“国产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信息”一栏中对“梵蜜琳贵妇膏”进行查询,发现其实际生产企业为广州一一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和湖南弘锴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根据官方备案,天眼妹查了下,这贵妇膏真正的两家代工厂也并不‘干净’啊。”天眼查官微给梵蜜琳补了一刀:两家代工厂,其中一家代工厂曾因“伪造产品产地,冒用他人厂名厂址”的行为类型遭遇行政处罚;另一家则是因质量管理方面存在一些问题被责令整改。

“我们就是一家微商”

梵蜜琳面对“贵妇膏230元买2斤”的诋毁很“刚”,但对“微商”的身份却比较坦然。

梵蜜琳总部招商客服曾直言不讳地向媒体承认:“我们就是一家微商。”梵蜜琳的经销商级别主要分为三级,分别是金牌经销商、至尊经销商和会员经销商。如果个人想要成为梵蜜琳的微商代理,除了缴纳一笔保证金外,还需要一次性拿一定金额的货品。

梵蜜琳经销商发来的经销商级别分类。

“微商好好活在朋友圈不好吗?人怕出名猪怕壮,干嘛非得在综艺上露脸?”

梵蜜琳的创始人蔡彬弟自认为,梵蜜琳是微商又是“非典型微商”,冠名《乘风破浪的姐姐》栏目只是为了“买素材、放烟花”。

“我不是看这个节目会不会火,我是看这个节目能产出多少素材,做更真实的深度植入。”“我们用‘明星翻包’、‘明星同款’等素材来持续塑造品牌,你想一下我的朋友圈里面,每一天都有固定一条类似的品牌动态,三五年积攒下来就会给人家造成一个印象,那就是这个品牌很厉害,好多明星在用。”

“姐姐都涂梵蜜琳,爱情没了”

但不论“烟花”放的多热闹,最终还是得靠产品说话。

梵蜜琳的广告效应在一些消费者身上并不灵。“每次打广告的时候,金莎用她乖乖的眼神,缓缓说出‘姐姐,你图什么’。我真的好心动,都脑补一出剧情了,结果后面来一句‘姐姐都涂梵蜜琳’。stop,爱情没了!”

明星在节目中使用梵蜜琳产品截图。

“产品定价高却缺失了相关售后服务,会使得消费者对其品牌信任度下降,如果一旦产品质量出现问题,消费者很难为其长期买单。”经济学家宋清辉称。

“1200块,一小瓶,涂上去,推不开,假白。”B站美妆up主在测评梵蜜琳贵妇膏的视频中,全程高能吐槽。

黑猫投诉平台上,也有消费者发文称,自己在某社交电商平台买了一套梵蜜琳的护肤品,用后感觉皮肤不适,由于涂抹后出现辣辣的过敏现象,该消费者希望商家同意自己的退货申请。

这或多或少影响了产品的销量。梵蜜琳天猫旗舰店上,位居热销第一名的“明星同款”梵蜜琳神仙贵妇膏,月销量为4134,宝贝评价超过1.3万条。而位居第二的产品销量则仅有399人付款,多款产品不到10人付款。

梵蜜琳可能也意识到了问题,1月14日梵蜜琳曾发生了工商变更,在原有化妆品批发的经营项目上又增加了化妆品制造、化妆品零售等内容。蔡彬弟表示,公司工厂已经在规划中,但还没有公开。

“浪姐”之后,梵蜜琳的红利能持续多久还是未知,想要获得消费者的“爱情”,梵蜜琳可能需要向人间清醒张雨绮“抄作业”:“人气是人气,业务是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