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头条 > 正文

疫情带来的契机 公共卫生学科小众变热门

中新经纬 2020-03-06 11:23:36

公共卫生与防疫人才的培养一定要扩大规模、提高质量,要鼓励双一流大学设立高质量的公共卫生学院,而不是只有医学院校来设置这一专业。

新冠肺炎疫情将公共卫生事业再度带入了大众视野。

微信搜索指数显示,1月19日开始,“公共卫生”的搜索指数开始出现爆发式增长,到1月25日,其搜索指数增长了约50倍。

今年的硕士研究生扩招,一直以来并不热门的公共卫生专业,也被纳入了四大重点扩招方向之一。教育部副部长翁铁慧在2月28日宣布,18.9万硕士研究生的计划增量,将重点投向临床医学、公共卫生、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等专业,而且以专业学位培养为主,以高层次的应用型人才专业学位为主。

在诸多专业人士看来,此次疫情确实暴露出公共卫生人才不足的问题,尤其是在应急管理方面。

近日,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在一篇《疫情之后,中国公共卫生系统要花两三千亿补短板》的文章中提出,要尽快解决公共卫生与防疫人才不足的问题,最长远有效的方法就是办教育。

就在不久前,南京医科大学研究生院院长、公共卫生学院生物统计学教授陈峰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指出,“临床医学专业、口腔医学专业,都有专业博士学位的授权点,只有公共卫生没有专业博士(与学术博士相对应)。我们几个学校已经申请了很多年,但一直没有批下来。这一点也体现了教育、行政各方面的不重视。”

硕士研究生扩招,或许只是教育方面开始重视的开端。但如何使公共卫生不再只是一个“小众”专业,不只需要教育界的努力。

医学门类下的“小众”

根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教育部印发的《学位授予和人才培养学科目录设置与管理办法》,在医学这个学科门类之下,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属于一级学科,下设的二级学科包括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劳动卫生与环境卫生学、营养与食品卫生学、儿少卫生与妇幼保健学、卫生毒理学以及军事预防医学等。

按照学科定义,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不以临床诊治及相关研究为主要目的,而以研究及实施与人群健康相关、疾病预防相关的一切内容为主要对象,从而提升人或人群的健康水平、降低疾病发生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因素。

根据教育部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公共卫生与预防医学一级学科中,全国具有博士授权资格的高校共34所,32所参评,加上部分具有硕士授权资格的高校共有54所参评,评估结果为A+的是南京医科大学和华中科技大学,取得A-结果的为北京大学、哈尔滨医科大学和复旦大学。

相比之下,临床医学一级学科中,全国具有博士授权资格的高校共52所,48所参评,加上部分具有硕士授权资格的高校共86所参评,获得A-及以上评估结果的共有10所。

在学生群体当中,与临床医学相比,公共卫生也更像是个“小众”专业。

武汉大学一位预防医学专业的毕业生回忆,高考后被调剂到这个专业,对预防医学完全没有概念,当时班里不少人讨论的话题都是关于转专业或者怎样修个双学位。

一所985高校公共卫生学院的在读硕士研究生林潇(化名)则表示,他倒是自己主动填的志愿,但从身边的情况来看,调剂过来的同学的确占了不小的比例,其中相当一部分是想报临床医学专业不成而被调剂。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医学统计与流行病学系教授郝元涛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在第一志愿报考预防医学专业的同学,就算在优秀的公共卫生学院里,所占比例大概也就不超过30%-40%,有不少都是通过调剂过来的。至少有两个原因,一是公共卫生机构的行业地位不高;二是大家对公共卫生的重要性认识不清楚。

毕业生的就业出路

全社会层面的重视不够以及认知不清,对于公共卫生专业的毕业生们而言,带来的一个直接影响是就业出路。

一般而言,疾控是公共卫生体系的重要一环,但从就业情况来看,一些公共卫生专业的毕业生更倾向于去医院或者医疗企业工作,而非疾控中心。

郝元涛说,“相比医院来说,疾控的待遇较差,而医院的待遇好很多。这都值得我们深思,而且要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否则将来大楼有了、机制建立起来了,但是没有一支优秀的疾控人才队伍,还是很难做好这件事情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了《2018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当年,全国各类医疗卫生机构的人员数为1230万,医生占737.5万,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人员仅占18.8万,这其中,卫生技术人员为14万人。

并且,相比于非典爆发的2003年,疾控中心的人员数量出现下降。《2003年中国卫生事业发展情况统计公报》显示,当年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防疫站)卫生人员20.8万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15.9万人。

此外,在其他各类医疗卫生人员数量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下,从2014年到2018年,我国每千人口公共卫生人员从0.64降低到了0.63。

上海交通大学一位从事医院管理研究的学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通过硕士扩招来增加公共卫生人才供给,这解决的并不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这一批学生毕业时,仍然没有足够的工作岗位,又可能造成进一步的人才流失。

即便是走上工作岗位后,同样存在人才流失的问题。2019年6月,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召开的一场研讨会上,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科学家曾光表示:因为长期积累的各种问题,以及受近期政策性原因导致收入进一步下降的影响,疾控系统人心浮动、人才加速外流。近三年来,仅国家疾控中心流失的中青年骨干计有百人之多,有些地方疾控机构人才流失可能更严重。

疫情带来的契机

疫情正在成为改变的契机。在某应届生招聘网站上,记者看到今年2月以来,多地发布了疾控系统的招聘启事,大多都提及“为满足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防控的紧急需要”。

受疫情的影响,至少短期内,公共卫生的大众关注度以及人才需求在大量增加,加上此次硕士研究生扩招将公共卫生专业纳为其中一个重点方向,双重契机之下,这个曾经的小众专业是否会变得热门?

林潇向记者表示,最近一个多月,公共卫生这个词在舆论场中的存在感明显增强,官方也在强调公共卫生的重要性。硕士研究生扩招,对于公共卫生专业学生人数的增加会有利好,但从长期来看,一定还是基于从业人员的工作价值感以及工作待遇提升,才可能使专业的境遇获得真正改善。

事实上,无论是经济学者,或是医学界人士,不少人都在呼吁国家增加公共卫生体系的投入,尤其是加强一线公共卫生防疫队伍建设。而大学承担着培养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的重任,公共卫生教育又有哪些可完善空间?

黄奇帆在前述文章中建议,公共卫生与防疫人才的培养一定要扩大规模、提高质量,要鼓励双一流大学设立高质量的公共卫生学院,而不是只有医学院校来设置这一专业;建设一所国家重点的公共卫生与防疫大学,比如叫做“中国公共卫生大学”,教学与科研并重,为国家培养高端的公共卫生与防疫人才,同时集中力量建立公共卫生与防疫的研究体系、实验室体系,汇集全球高端科技人才,承担中国乃至全球公共卫生领域的前沿研究工作。

3月4日,《中国科学院院刊》官方微信公众平台发布了一篇《我国公共卫生卓越人才培养的“痛点”思考与展望》论文,其中也提出建议,要加强高水平公共卫生学院投入建设,应统筹安排国家和社会资源,加大公共卫生整合型的软硬件投入,包括基建、设备、师资等;并且,制定公共卫生相关专业的招生优惠政策,吸引更多和更大规模的优秀生源。

相关推荐